• <object id="wqcw7"><option id="wqcw7"><mark id="wqcw7"></mark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<tr id="wqcw7"></tr>
  • 
    
    <center id="wqcw7"><em id="wqcw7"></em></center>

      1. <code id="wqcw7"><sup id="wqcw7"><sub id="wqcw7"></sub></sup></code>
          <center id="wqcw7"><small id="wqcw7"></small></center>
        1. 中國寧波網首頁

          搜索 郵箱 網站地圖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>> 理論 >> 茶座

          洪定國:說說《紅樓夢》里的“真”

          http://www.thecollectordesign.com    中國寧波網2022/09/26 02:41稿源:寧波日報

            洪定國

            作為讀書人,有兩部書是不可不讀的。中國古代一頭一尾兩部書 : 《論語》與《紅樓夢》。古人云:“半部論語治天下”,又說:“一部《紅樓》看人世。”這里暫不說《論語》,只說《紅樓夢》。——“中國封建社會的一面鏡子”,“封建社會末期的百科全書”,“中國古代文學發展的高峰”,這些贊譽之詞自有其契合原著的立論依據與深邃背景。歷來對《紅樓夢》評說紛紜,視角大多聚焦在賈府的“假”上。書中賈府一大群頭面人物都是“假”的代表。賈府的“賈”就是“假”字的諧音,從中可想到作者的用意所在;披露假,撕毀假,最后讓賈府“樹倒猢猻散”,“飛鳥各投林”,曲終人散,落得個“一片白茫茫真干凈”。在這一大片“假”中,有賈政的迂腐偽善,賈赦的荒淫無恥;有王夫人的佛面蛇心,王熙鳳的兩面三刀;有賈雨村的為虎作倀,賈珍賈璉的齷齪不堪,無不表現得淋漓盡致,入木三分。幾百年來,論者咻咻不絕。今天,筆者卻要換一個視角,專門來議一議《紅樓夢》里的“真”,看看能給人讀《紅樓》時以怎樣的新思考,新啟迪。

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《紅樓夢》里幾十個較為顯眼的人物中,“假、惡、丑”的比比皆是,而待人處事持真心或是釋放真性情的并不多見。但哪怕是靈光一現,也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。首先想到的就是三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了。劉姥姥其人,并不屬于那種徹里徹外老實巴交的鄉人,從她巴結賈府當家婆王熙鳳,取悅老祖宗賈母的表現來看,這位年老農婦應該是多少見過一些世面的,敢于來賈府攀親戚、打秋風,也大體算是能應對得體的。劉姥姥憨厚與圓滑兼而有之,但從本質上講,劉姥姥不失農家婦人樸實厚道的本分。她的“真”有幾處表現得十分逼肖,使人忍俊不禁。在第四十回“史太君兩宴大觀園”中,劉姥姥面對王熙鳳們的作弄不但毫無察覺,還非常”配合”,尤其是當要她用象牙筷夾鴿子蛋而鴿蛋滾落地下時,劉姥姥本能地爬下地去摸索、尋找,口里說: “一兩銀子,也沒聽見響聲就沒了!”第四十一回“劉姥姥醉臥怡紅院”中,劉姥姥在醉酒后誤入寶玉房中的呆萌,這些場面給讀者留下的印象,是一個老年農婦的率真、厚樸,是骨子里的真情釋放,讀者在笑聲中可以感覺到這是在賈府灰暗背景下的一縷陽光,是黑暗中的一絲亮色。

            說到“真”,不能不說說大觀園里的丫鬟。丫鬟這個群體身份低下,是賈府里的奴婢;卻又個性各異神采紛呈。有的風流靈巧,有的溫柔和順,有的憨厚質樸,有的勤勉忠誠。但要說到“真”,似乎無人能勝過紫鵑對黛玉的一片真情。名義上黛玉與紫鵑是主仆,私底下兩人猶如姐妹。早晚相伴,休戚與共,心有靈犀,相知情真。黛玉的病,紫鵑體貼愛撫;黛玉的心,紫鵑感受真切。她懂得寶、黛二人感情至深,對兩人的竟日相處、真誠相愛既高興又憂心,深怕寶黛之情遭不測變故,或者因誤會而生芥蒂,所以才有第五十七回“慧紫鵑情辭試莽玉”一節里對寶、黛二人的真心吐露。紫鵑人美心善,情真意切,一番表白句句說到黛玉心里?芍^“人間自有真情在,雖是主仆勝姊妹。”

            晴雯之“真”,是與紫鵑有所不同的那種真性情。晴雯心靈手巧卻又直率無拘。她有時嘴快卻不陰暗,磊落真誠;她與寶玉有真情卻無私念。遭人腹誹而實則心地潔凈。在“病晴雯勇補孔雀裘”一回中表現她的勇氣與手巧,在“俏丫鬟抱屈夭風流”的最后時刻,顯現出晴雯的坦直與率真。在“撕扇子作千金一笑”一節中,彰顯她少女的爛漫可愛。晴雯的“真”是與生俱來的真性情釋放,與富貴金錢無一絲一毫牽涉,是一種“身為低賤心比天高”的“純真”之“真”。

            最后應該說一說寶玉、黛玉之“真”。

            論者論及《紅樓夢》里賈寶玉、林黛玉的感情生活,一般都從“木石前緣”入題,說白了就是命中注定。這實際上是一種宿命的說法,如果說林黛玉進賈府之初,寶黛尚年幼,兩人之間是一種兩小無猜孩提式的親密,這也許是一種更合理的解讀。隨著年齡與閱歷的增長,共同讀書、吟詩、玩樂的志趣相投,兩顆心靈越來越貼近,直至朝晚廝磨兩心相融,漸至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,真正的心靈相融。從天真、純真到至真,這也許是寶黛感情發展合乎邏輯的軌跡。這在小說情節演進的許多細節中都得到生動合理的印證。

            寶玉之“真”,“真”在對偽善道學和仕途經濟的厭棄,“真”在擺脫思想羈縛和對個性自由的向往,“真”在對女性的一貫尊重與男女平等的追求。在這些方面,黛玉與寶玉完完全全心靈相通。在不愿走仕途經濟之路這一點上,寶玉說過“林妹妹從來不說這樣混賬話的”就是一個例證;兩人共讀《西廂記》,共同吟詩唱和,都表現出兩人在棄偽求真、追求思想自由上的高度一致。這也是寶黛感情日漸深摯的重要原因。“真”,正是反抗封建倫理封建禮教的主要思想武器。求“真”,成為《紅樓夢》主題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以《紅樓夢》主題的寬度與深度而言,幾百年研究的觸角無所不及;其塑造人物形象的經典意義及巔峰成就,仰之彌高。而作品中典型人物的性格解讀,研究領域碩果累累。只是專論其人物之“真”的,還并不多見。(也許是筆者寡聞吧。)我覺得,探討紅樓人物性格中“真”的元素,猶如在汪洋中尋覓孤島,但它是切切實實存在著的。在筆者看來,這正是曹雪芹這位藝術大師高明之處,也是《紅樓夢》藝術成就巔峰的重要組成。它說明了人性的多維性與復雜性,印證了社會發展中人性的積極因子從未泯滅,只是在某種社會環境制約下被遏制遭壓抑,但仍始終閃著光亮,給追求自由平等的思考者、覺醒者以沖破黑暗尋求光明的信心與希望。

            從另一角度看,“真”是“假”的反襯,“真、善、美”的存在對“假、惡、”丑的鞭撻起著另一角度的映襯、比照作用。討論并認識紅樓夢里的“真”,對揭示《紅樓夢》主題、深化其內涵有著正面表現無可替代的作用,值得人們更有卓見的深入探討。

          編輯: 朱晨凱
           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
          去年,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、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。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... 詳細
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2·19和4·19兩次重要講話,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,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... 詳細
          97视频精品全国免费观看